QRコード
QRCODE
PR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amusement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のらんば長崎運営事務局 at

2013年12月12日

鏡子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我所說的鏡子不是為了紀念賢良、正直的魏征,所述說的意味更不可望唐太宗項背。這面鏡子很平凡,人人擁有NuHart

每天早晨經過苦苦掙扎,終於睜開重逾千鈞的眼瞼,一手持杯子,一手握牙刷,待洗漱完畢,抬起略微清醒的雙眼,正對著鏡子望了幾眼。

鏡中的自己,虛幻縹緲,可望不可及香港海外僱傭中心


鏡中的自己:有人神采奕奕,有人黯然神傷;有人激情飽滿,有人興致索然;有人表情自然,有人神態虛偽。

鏡中的自己,是昂是餒,或真或偽,也許這樣的自己會持續一整天。

這是家裏的玻璃鏡子。

出門在外,他人成為鏡子,時刻映照出自己的影像。通過他們形形色色的表情神態,你我會發覺這樣的鏡子成像與玻璃鏡子大相徑庭,內容更是豐富異常。

虛偽,似乎人人都唾棄,可是人人都呈現,或被逼無奈,或自然流露康泰

真實,它只存在獨處時。原諒那些善意的虛偽,淡視那些刻意的造作。

每天早晨,洗漱完畢,對著鏡子,自我微笑。縱算鏡中的自己是強顏歡笑,你我也要堅守內心的真實,堅持人生的理想,堅定心靈的渴望。

用玻璃為鏡,能整理衣發;用過去為鏡,能悟思悔恨;用他人為鏡,能決定人生NuHart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1:27Comments(0)生活

2013年12月04日

我們分手吧


這是篇可以算做是自我反省的文章,獻給受傷的她,也願所有讀過的朋友們能有所啟示兩個多月未見面對於一對情侶來說應該有恍如隔世之感,但是,再見到她時,我卻憑添了些陌生的感覺,沒有喜形於色,沒有滔滔不絕,甚至笑容也如同偽飾出的一般,但就是用這些,我換來了親切的問候和燦爛的笑容,我的心冷冷的,卻遭遇到了如此的暖流,巨大的反襯讓我無地自容,我努力逃避她的目光卻無法不讓這目光刺痛我的心。

今天,空氣顯得很凝重,讓人覺得窒息,這有別於以前我倆在一起時的清新自然。像空氣的反常一樣,我很少引出話題,在大多數時間裏我倆只是默默走著,街上人很多,噪雜聲湮沒了我們偶爾的打趣,誰也不會想到我們正處於戀愛中,因為從身邊經過的情侶們或嬉笑打逗或依偎牽手,愉悅之情躍然臉上的樣子來看,我們的表情和親昵程度卻形同路人。我嘗試著用並不高明的搞笑手段活躍氣氛,但也實在無法擺脫這尷尬的局面。

我沉思著,忽略了她的存在,其實,我更習慣沒有她的日子,這兩個月來便得到了證明。

我和她在戀愛的道路上摸索5個多月了,雖稱不上如膠似漆卻也給乏味單調的學習生活增添了不少輕鬆和樂趣。可是,我總覺得這條路上慢慢彌散起了薄霧,時間越久,霧越發蒼白濃密,周圍白茫茫的一片,讓人迷惘讓人暈頭轉向,前方無法預知,走過的路也逐漸模糊不清,甚至曾經的微笑與歡樂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牽著她的手,卻無法把她看得真真切切;呵著她的名字卻再也無往昔般清脆與響亮。霧讓我覺得與她漸行漸遠,我迷失在初戀的迷霧中,尋她不來,浪漫也好象將燃盡的蠟燭,在迷霧的籠罩下微弱得再也無法照亮前程。我的腦中僅還存在了些許她的輪廓,這輪廓告訴我這路上還有她在,可我看不清……

“等我一下”我的思緒被拉了回來,待回過神來,她輕盈的身影已閃進了一家小超市,過了一會兒,她又同樣輕盈的像我走來。

“渴了吧,給。”她遞給我一筒飲料,我從她純淨明亮的眸子裏看到一個木呆呆的傢伙麻利地打開飲料……甚麽也沒說。她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喝了一口又一口,眼神寸步不離:“你對我說過,你渴了時便很少說話,擔心嗓子乾燥過度,導致失聲,況且口乾舌燥的滋味也確實不怎麽好受,所以買了東西給你喝。”

她說“很少說話”這幾個字時語氣異常的重,我明白她的用意。她咯咯笑著,風撫著她的頭髮將一張稚氣純真的臉呈現在我面前,可愛的天性
一覽無疑,任何人都不會忍心欺騙這樣一個女孩子,我也是。知道嗎?可愛的小公主,如果一個人真的可以因說話過多以致失聲的話,那我會一直對你說“我愛你”直到再也說不出話,直到死為止,決不給自己不再愛你的機會。可是,那只是一個玩笑。

“好喝嗎?你曾說過不愛喝碳酸和過甜的飲料,逛了一大圈,才找到了這個,不知是否和你意,如果不好喝,我給你買礦泉水吧!”

她忽閃著大眼睛,純純的樣子,為了我她真的做到了仁至義盡的地步。她也是個嬌生慣養的孩子,也會在父母面前撒嬌、發脾氣,同樣不能縱容別人的無理取鬧,惟獨對我百般遷就,這就是她對我的愛,讓我望塵莫及的愛。

我再也無法吮吸吸管了,甜甜的飲料瞬間苦澀無比源源不斷彙集到我的胃裏,好似匯成一股強勁的海濤,翻滾澎湃,我的心猶如岸邊的礁石,不住的經受著瘋狂的拍打,飛濺起一串串淚珠,原來眼淚和海水一樣苦澀。我的心被擊碎了,碎片漂浮在漆黑一片的空間裏到處流浪,我拼命喊著,手忙腳亂,要把所有碎片尋來、拼起,卻如何也做不到,我筋疲力盡、聲嘶力竭。忽然,一片片碎片變大、變亮,映透出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我們的信,她的禮物,她的笑臉,她的愁容和那只我牽過的手……我聽到了聲音,是她的笑聲,她的鼓勵,她的故事,她的煩惱和那只我聽過的哽咽……知道嗎?我不說話,並非因為我渴,而是因為不知該說甚麽抑或是不知該怎摸說出口;知道嗎?我好想再一次牽你的手,感受你指間傳遞給我的脈脈溫情,但我實在不忍心用欺騙換取真摯的感情;知道嗎?我好想再次聽你說愛我,但卻拿不出“我愛你”來回複曾經的刻骨銘
心、海枯石爛;知道嗎?我好想再和你徹夜遊蕩於流光溢彩的城市中享受眼神交流的浪漫愜意,但如今卻不得不即將讓你的心孤獨的徘徊於漫長的黑夜裏遭受寒冷與失意的煎熬;知道嗎?我好想這些好想都能成為現實,但它們確實都只能湮沒於虛幻之中了。

“在想甚麽?神經兮兮的,啊,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常提到的那個校花把你迷得神魂顛倒,你好色呦!”

“我……哦,不……當然不是,我……我只是想說……”“算了,想就想好了,男生的通病,不過我也挺愛看帥哥的。”她很調皮的表現出一種無所謂的態度,但依舊可以看出這是一種警覺性的試探。“我確實沒在想甚麽校花,但所想的一切在實質上也和想那個校花沒甚麽不同,而且對你的打擊程度也會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在心裏對自己苦笑道。的確,愛情不是件玩具,並非動下腦子,活動活動四肢便可以輕易把玩的東西,它包含了太多內涵,太複雜的結構和太難以預料的結果,但對於神秘莫測充滿好奇心與征服欲的我們,它又極富吸引力,意氣風發與青春衝動讓我們無從拒絕它的探訪;朝氣蓬勃與對浪漫的嚮往與嘗試或多或少讓我們品味出了些許甜蜜的味道;可是,對愛情我們還是孩子,好高騖遠、理智和經驗的欠缺乃至對愛情的盲目性又不得不讓我們面對失敗的苦澀。

如果說“美的短暫性會提高美的價值”可以成立的話,那麽從一定意義上說“有些愛的短暫性則可以降低痛苦的程度”。愛情到了人苦苦支撐的時候,它便成了一種負擔,一種極度精神摧殘式的負擔,對任何人來說,進一步的容忍將會演變成更深一步的不容忍,而這種不容忍導致以極端的方式來結束愛情的時候,實在是對彼此乃至愛情本身莫大的不公平。為甚麽?我苦苦的問自己,為甚麽頓悟總是在吞下苦果後方才姍姍來遲?“我們,分手吧!”

她怔怔地看著我,殘留於嘴角的笑容扭曲變形成吃驚的表情,眼神依舊溫柔卻如何也掩飾不了憂傷。“又和我開玩笑,別用這種方式逗我笑,好嗎?”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強擠出的笑是那麽不自然,不順暢,語氣也像我說出那句話一樣嚴肅、認真,再無說笑的成份。

我沒說話,只覺得在如此的嚴冬中臉竟然熱得發燙,我倒希望現在自己真的發了燒,說了胡話,但,但誰又會在頭腦不清醒的時候在這件事上輕易地做出定論呢!我望著別處,不敢直視她的眼,腦中一片空白,仿佛這句話是我腦中的唯一,丟出去了再也沒剩下甚麽。目光再次交會的時候,她眼裏的溫柔與憂傷化作了晶瑩的液體,在陽光照耀下通體透明,閃閃發光,接著一滴滴滑落下來空在清秀的臉龐上刻下兩道深深的印痕,她的眼睛失去了這寶貴的東西後如同變成了兩個大大的黑洞,將要把我吞噬。我真的希望她能罵我幾句,打我幾下,如果這能讓她覺得好受些,同時,我也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可我絲毫不後悔自己所做的決定。

她沒有問理由,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對她說:“現在我才知道,愛情對我來說其實是個累贅,我更崇尚個人主義”。可能今後的某一天,我與她在街上邂逅,一陣相視無言和暗自感歎世界之小後,腦中會冒然掠過那句經典臺詞“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去珍惜,失去了才後悔莫及……”

“My former love 我失敗的初戀女友,可能從今晚開始直到永遠,你我將行同陌路,將不會再相遇,我更不敢奢望‘愛-浪漫=友誼’這個式子對於你我能夠成立,但不管怎樣,我會祈禱未來的某個夜裏陪伴你的是一段全新的感情和一份屬於曾經的美好回憶。或許你永遠將這次經歷看作是場噩夢,縈繞在你周圍,揮散不去的陰影,那麽,如果我還有對你說一句話的權利,我會祝福有一個真正優秀的男生進入你的世界,用他聖潔的真愛為你捎去一縷燦爛,一粒花種,讓你陰暗低沉的心靈重新陽光明媚,讓你早已荒蕪乾涸的心田再次心花怒放。”

我把這些埋在了心底,沒有說出來,一聲不響的將飲料罐放在花壇邊,轉身徑直離開。一陣風吹來,沒有理清我雜亂的思緒,只是吹散了縈繞在我腦中那團初戀的迷霧,也帶走了僅存在我腦中的她的輪廓。

這就是我的“失戀”故事,波瀾不驚,沒有爭吵,沒有埋怨,甚至沒有過實質上的用心交流,不愛了,放棄了,結束了。我們的愛情終於沒有承受住時間的考驗,沒有她陪伴的兩個月,我自由自在的和朋友杯盞交錯,優哉遊哉,酒精替代了她的脈脈私語,讓我同樣可以沉醉,同樣可以忘卻,同樣可以釋然,在利己主義蔚然成風的年代,自私麻痹了神經,快樂至上征服了道德與責任,“是否有永恆的愛情”成了“不屑一問”的問題,山盟海誓、天荒地老演變成了“不在乎天長地久,但求曾經擁有”。情歌再也不會打動誰,卻褪色成為展現個人才能的工具;情話再也不能打動誰,卻成了張揚自我個性的傀儡,“青春戒怠”的警示在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中逐漸演變成為“青春不再”的提醒,返璞歸真的情感正以驚人的速度退出情感舞臺,矯柔偽飾的花言巧語成為獲得愛情的通行證,“一見鍾情”更多地取代了“日久生情”扮演著創造愛情的角色,速成愛情較之培養感情更能得到青年一代的認可……

愛情就這樣“進化著,深入著”,打動著每一個渴望愛情的心。年少讓我們這一代亦步亦趨地追隨著“流行”趨勢,頂禮膜拜著一個個情商比智商還高的“愛情專家們”,欲罷不能,。在如此焦躁的年代裏,我找到了愛情,我珍惜它更擔憂它,我小心翼翼地培養它、呵護它,怕它受到浮躁的侵擾,終於,我還是無法擺脫失敗的命運,我譴責自己在不合適的時候戀愛,也恨鐵不成鋼地責問自己為甚麽這麽不成熟、那麽不能戒驕戒躁些。

如今,我“終於又獨身了”,終於又有足夠的時間“孤芳自賞”了,我還會快樂嗎?還是重又陷入寂寥。唉,其實這一切已經沒有意義了,畢竟,我得延續我的選擇,也算是對沒能“將愛情進行到底”的一種補償吧。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8:03Comments(0)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