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コード
QRCODE
PR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amusement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のらんば長崎運営事務局 at

2015年04月29日

楓葉染紅了迎風亭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一次久別的名創優品山寨重逢,更染紅了守望在迎風亭下的一潭秋水;你每次的匆忙,都疊加在守望著你的那一汪淚痕漣漣眼眸,相逢是首歌,更是一首悲戚的離歌;一枚枚紅透了的秋葉,細訴著秋的呢喃,秋的壯麗,在蕭瑟的秋風中搖曳著那生命的跌宕起伏,一個生命的晚霞不正是醞釀著另外一個生命的朝霞嗎?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清秋之冷落,你我的擦肩相遇,都是因前生五百次回眸的緣而來,珍惜流年的偶遇,也許下次的相逢將是來世經年的名創優品山寨晚秋,甚至浩浩煙波,再也沒有你我相逢的港灣。

楓葉飄落,飄灑著一絲絲的傷痛,廝守一個春夏,譴倦了兩個季節的纏綿,在深秋如血的晚霞裡,搖曳著淒美的舞姿,淒戚絕然,一搖曳一徘徊,再多的不舍,緣盡情散,緣走念斷,悲乎?戚乎?然情感似乎就是這樣,處久了,就淡然了,淡然了,就散了;“君既為儂死,獨活為誰施?歡樂見憐時,棺木為儂開”,也只是古人神話般的傳說而已,是古人希翼看到更美更純而又超脫現實的名創優品香港情感故事而已,就正如民間傳說了上千年的梁祝化蝶的愛情故事,淒美,超然,更是被我們一代一代的演義得美侖美奐。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2:07Comments(0)

2015年04月22日

束縛我的不是生活

我的回憶往最早的地方想起,該是幼兒時期,比如期待幼稚園阿姨分發點心裏餅乾的味道,母親平滑沒有皺紋的手指為我梳發的場景,腳被卷如車輪那滿目蒼夷的血跡和爛肉,Dermes脫毛還有小人書美人魚悲慘的結局,以及父親堅挺的脊背。這些脈絡清晰的東西,越發深刻。成長之後非常孤單,並且安分。大多情況下,家中的燈光一併關著,僅有電視會映出明晃的光。剛開始的時候我總是卷縮著身體,後來日子方長,我盯著電視的瞳孔會渙散和失焦,這已成習慣。

我跟你們說,我想往好的方向走,於是寫了一篇正能量的文,對,就是那篇若世願唯。還是有人看出了我隱於文中的悲切,問我是否經歷過什麼。其實,我經歷的東西就那麼點,Dr Max Disney而我知曉的這些東西,只是為了救我自己。你們看,根本沒用。有些東西已經根深蒂固。愛是一種依附的情感,而我大抵是缺少這種情感。所以過的非常安定,並不會因為這而被紊亂。當然,我的生活因為缺少這樣的色彩,灰茫茫的一片。

我多希望自己能掌控自己的命月,束縛我的不是生活卻是這與世無爭世界的安定。對於有些事情,我太執著,寧願傷害自己,也不願意傷害別人。我好像確實如你們所說,Dr Max 兒童英語骨子裏是深情的人,也可能生性涼薄。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6:59Comments(0)Dermes HK

2015年04月15日

我願是一枝荷





依然會想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寫過的句子,在某個瞬間,一縷縷詩意總會被一陣風,或一片落葉喚醒。我們在閱讀歲月的深邃中萌生的種種感動,卻釋放出了春日般的溫馨。季節的風拂過突兀的枝丫,吹幹了曾經的青翠,那溢在指尖的囈語,是舞盡芳華的一抹纖塵。我在墨香裏沉醉,那淡淡的味道,有著一份梅香,三分雪白,再加上六七分陽光的曖昧,你說這便是冬天的味道。於是我便在冬天的花蕊裏放牧詩情,只為在梅雪盛極的清香裏,抒寫一段心絡依依的故事。

一個人獨處,單曲迴圈著一首音樂,聽著淒婉纏綿的樂聲,安靜又惆悵,心像似被什麼擊中,一陣陣的柔軟而濕潤,眼裏有淚落下。那些淡去的事,那個熟悉的人,在隔著歲月的長河那頭,清晰又模糊。生活給了我情非得已,那麼,我只有淺淺愛,深深藏。很多東西,未必擁有就是幸福。能有一種感覺,讓我思念,讓我心動,讓我想起時,會禁不住露出微笑,會感動流淚,那也是一種無言的幸福。

今夜,一彎冷月靜靜地掛在天邊,抬頭,看天空無雲亦無星,真想讓大自然的空曠和無垠洗滌我的身心,是誰說,禪是一枝花。也許這枝叫做禪的花就一直開在我的身邊,只是自己還未曾察覺,還沒有好好修煉身心。原來許多時候不是過的不快樂,而是自己給心房築了一道厚厚的牆。此刻,我只想安靜的,安靜的望著夜空,讓那彎月兒明澈我的心。

心裏的那處溫暖,即便是在寒風呼嘯的冬夜,依然滋生著萬千的溫熱。我守著夜的寂靜,眼前的那盆蘭草越發蔥蘢,青青的葉子滴著小小的水珠,清清淺淺的暈開著自然的清新。於是,我在月色下研墨,在墨香裏尋你,用莞爾的笑意勾勒今生的情深濃意,緣起有你,從此,盈一紙風華,在字裏行間,鋪開滿箋詩語,等你的到來。穿過夜的罅隙,思念開在了月的眉梢,溫潤如琥玻色。我在夜色裏念你,心有千言萬語,一句不舍深深地守候在浮生流年裏,不舍時光老去,不舍雁去花落,不舍那些相伴走過的風景。也許,一生的時間太短,還不能夠將你讀懂,若有來世,我願是一枝荷,一枝開在雲朵上荷,讓你的淡淡清風撫摸我。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9:49Comments(0)Dermes HK

2015年04月09日

屋簷的冰淩

窗外,聽不到夏日般的蟲鳴聲,靜悄悄的,猶如死馬浩文一般的沉靜。淡淡的月光籠罩著遠處的山巒,濛濛的,也顯得那麼陰冷。

晚上十點左右就上床了,躺在被窩裏無聊的擺弄著手機,看著群裏的好友們在聊的天花亂墜,卻無心插嘴。看到好笑處時,報以淺淺一笑,而後再繼續回到自己的思緒裏。一個人的時候,總喜歡靜靜的想另一個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不太喜歡冬天那種刺骨的冷,卻又鍾情於雪天。每到起風的時候,出門總是把外套扣的緊緊的,陰冷的天氣,總會有陰霾的心情,迎著風,卷縮著身體,恨不得快點回屋。陳柏楠茫茫一遍的時候,心情也就會特別的開朗,什麼煩惱都會在那一瞬間而忘卻。討厭冬天的陰冷,卻又喜歡雪天,喜歡雪的純潔。對於冬天,我的討厭與偏愛會不會挺矛盾的。或許是不是我要求有點多了。這可能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什麼事情都會有好的一面跟壞的一面吧,季節也不例外。

前幾天去縣城辦點事,去的時候天空飄起了雪花,細細的,下的很小。這也算是今年看到的第一場雪了。不知道今年的第二場雪會在什麼時候到來,希望能夠下的大一些。可惜現在的雪天已經不像以前能下的那麼大了。依稀還記得小的時候,那時候的雪總會下的很大,到第二天早上起來,地上就能鋪上厚厚的一層。

屋簷的冰淩可以倒掛一,兩尺那麼長。喜歡早早的跑出去,在還沒有人走過的雪地裏踩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喜歡看著雪地裏自己留下的一串串腳印。喜歡抓一把絨絨的雪,用力的揉成團,然後瞄準某個目標,呵呵。玩夠了,最後帶著凍得通紅的雙手,回屋烤火取暖時,總免不了會遭到父母的一頓呵斥。童年,總是無憂無慮的,童年的冬天,也讓我懷念。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2:23Comments(0)Dr M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