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コード
QRCODE
PR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amusement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のらんば長崎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7月21日

這世間,總有一個人在等著你


同事S,因為相貌太過平平,所以年齡很大了,還是獨自一人。

有過記不清次數的相親,男孩子像走馬燈似的文件櫃 來了又去,不是她看不上人家,就是對方看不上她。幾年下來,就成了剩女。所有的親朋都替她著急,她自己卻活的樂哉悠哉,沒一點恨嫁的意思。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她將永遠被剩下去時,她卻突然宣佈要結婚的消息。大家紛紛猜測,認為一定是個條件不怎麼樣的男人才會看上她。出乎意料,結婚那天,大家看到的竟是一個優秀,穩重,帥氣的男人。女人們心裏是既充滿了嫉妒,又有些羡慕,想著這樣的好事怎麼讓她攤上了。後來知道,那個男人不僅人長的帥,家裏經濟條件也不錯,還很愛她。

婚後的她每天都樂滋滋的。有剩女向她取經,她說,這世間,終有那麼一個人是在等著自己的。只要你耐心等待,就一定會到來。緣分,是急不得的。

也許是吧,生活中人們總是缺少更多的耐心去等待,所以才會與最適合的那個人失之交臂。被社會磨去棱角的年輕人早已變得現實,甚至她們很難再相信世間有真愛。年輕的女孩子們,在沒有遇見那個最讓你動心的男人之前,是不是勸自己再等一等,或許一份好姻緣就在等著你。婚姻,不是委屈自己,更不是湊合。

另一位朋友H,結婚才半年老公就有外遇了。男人提出離婚,她怕的要命,死活不肯離。她沒有尊嚴的求他,他卻無動於衷。明明這個人的心已經無法挽留,為什麼還要死命的裝修後清潔抱著求著不肯離開?明明這段感情已是千瘡百孔,人家早已不愛了,卻還是卑微的不肯鬆手,委曲求全。

我說,你到底怕什麼?她苦笑著說,怕的太多了。怕丟人,怕父母抬不起頭,怕別人看笑話,怕以後遇不到合適的人。可是,跟著這樣一個拈花忍草,不負責任的男人,你就不怕丟人麼?我不明白,為什麼平時那樣聰明的女子現在卻這樣糊塗。

折騰了一年,還是離了。一年後,她遇到了另外一個男人。優秀,穩重,而且還沒有結過婚。和他相處,她很快樂,第一次嘗到了戀愛的滋味。她那麼快樂的享受著愛情的甜蜜,仿佛要把過去的那些空白給補回來,卻不免總是有些遺憾。為什麼要相遇這麼晚呢?為什麼不是在最美的年華裏遇到這樣完美的愛情?為什麼要讓她經歷一次跟頭他才肯出現?我靜靜地聽著她的牢騷。是的,這就是緣分的無常與神秘。生命中的那些好運總是在人歷經千帆之後才會突然出現,冥冥中的姻緣也充滿了無數懸念與陰差陽錯。

可是,當初如果沒有生活逼著你做出選擇,你會遇見現在這個人嗎?你會知道,原來這世間有這樣的一個好男人在等著我?生活有時確實像小說,它總是為人們埋下太多的nu skin 如新伏筆與想像。

無論你是一個怎樣的女人,也許你資質平凡,也許你歷經滄桑,也許你一無所有,也許你受過很多次感情的傷,但總有一個男人是等著你的,屬於你的。他會讀懂你的每一個笑容,每一個眼神;他會憐惜你的歎息與憂傷。他是懂你的人,愛你的人,珍惜你的人。只要你耐心的等待,他就一定會神奇般的出現,帶給你你想要的幸福。  


Posted by amusement at 02:26Comments(0)減肥方法

2014年07月04日

神仙眷侶,世外桃源


花開半邊,無濃妝豔抹,嬌羞欲滴,無半分做作,紅頭蓋下,雙眉如彎月,細緻溫婉,眼眸如水,平靜悠深,淚滴藏其中,不舍親生爹娘,不願離鄉背井,還是欲做新娘,難掩心中洶湧澎湃的卓悅Bioderma情愫,期盼新郎貌似潘安,溫情多才,朵朵心緒如浪花碰撞,激起萬千情懷似花兒連綿綻放。片片情思如涓涓細流入海,彙聚冷暖水流交集蕩漾心湖。輕啟紅唇,飄來一曲山歌漫漫,一字一句,如花兒五彩斑斕,吐露聲聲醉人芬芳,低聲吟唱,將心思寄予兒時花叢中盡情奔跑的童謠。

紅床紅被紅蠟燭,心兒菲菲脈脈情。端坐床前,纖細玉手放正雙膝,緊緊抓住紅裙,來回輕扯,越近良宵,心越如細繩打結,越拉越緊。月兒清亮透明,灑一地銀光醉了柔情。星兒閃閃發亮,似新娘多情的眼眸。微風吹過,樹影婆娑,靜靜,靜靜,悄然如新郎輕盈而急切的腳步。推開房門,新郎心中萬分激動,妻子會是佳人否?拿起煙斗,輕挑蓋頭,不禁手顫,蓋頭掛於鳳冠,新郎一目驚喜色,只見伊人青絲纖細,柔亮分明,雙眸寧靜深邃,眼簾羞澀低垂,不敢正眼相看,膚色凝脂如雪,晶瑩剔透,臉色白中透出微紅,嘴若紅牡丹,在風中輕輕顫抖。

新郎將酒杯遞予伊人,伊人緩緩抬起頭,溫柔注視新郎,好一個俊郎書生相。濃密眉毛,稠如墨,烏黑雙眼,英氣逼人,文質彬彬,善解人意,好一雙多情的眼睛。伊人接過酒杯,輕抿一口,問夫君可會吹簫,夫君微笑點頭,拿起掛於腰中的玉簫。伊人起身,捧揚琴於桌前,彈一曲《鳳求凰》,琴聲悠揚,聲聲入耳,絲絲入扣,弦音百轉千回,時而低音如潺潺流水,傾訴相見恨晚之情,時而高音如黃鸝啼鳴檸檬魚子急救精華面膜,細細密密,吐露一見鍾情的喜悅。夫君點頭微笑,心領神會,與伊人合奏,此時兩心相悅,兩心相通,兩心相偎依。

雲淡風輕的一天,伊人與夫君乘一葉輕舟,遊覽江南。江南美如畫,江南美如詩,伊人彈琴歌唱,夫君吟詩作畫。輕輕流水綠如藍,映照著伊人美麗的倩影。忽然下起雨來,見江中一老翁,泛舟垂釣,戴一草帽,悠然自得,夫君見狀,立即鋪紙磨墨,巍巍青山,綿延江水,雨中釣魚的情趣躍然於紙上。風吹柳綠江南岸,鴛鴦戲水情綿長。伊人取出綢緞,固定於鐵圈上,穿針引線,幾色朝陽幾片雲,彩霞映照紅牡丹。

次日,他們來到紅花碧草的原野。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金光閃閃,耀眼奪目。一簇簇,一叢叢,一片片,流光溢彩,那可愛誘人的油菜花兒,引得蝴蝶翩翩飛,招來蜜蜂嗡嗡響。春風吹,陣陣香氣撲鼻來。伊人與夫君穿梭於金黃的花海,你追我趕,輕盈起舞,放聲歌唱,縱情呐喊,嚴酷的時代,封建的枷鎖,卻壓不住他們嚮往自由嚮往美好飛揚的心!

世外桃源,男耕女織,家禽農舍,炊煙嫋嫋,雞鳴狗叫,一眾小孩拿著彈弓彈射鳥兒,被伊人阻撓。功名利祿有何用,敵不過夫妻百般恩愛!錦衣玉食有何用,敵不過自由自在的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生活!伊人與夫君,從此消失在山野之中,再也無人看到他們的身影,花開花落又一年,他們的子孫在桃源裏幸福的生活著!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3:19Comments(0)瑪花纖體

2014年06月10日

再對你說:我愛你!


時間殘酷的定義,就是我和你分開已經將近五年,特別是當我今天偶遇我家的鄰居,我的心再次有種鑽心的疼;看見鄰居家的兩口子在相互攙扶過馬路的一刻;我的眼前出現了我的媽媽蹣跚的身影,眼前出現了我的老爸拎著大包的菜過馬路而疾走的香港如新背影。

當鄰居問起你們的情況時,我能怎麼說?在我轉身揮淚走開的一瞬,我的淚情不自禁的流了出來……媽,你在那邊還好吧,是不是每天還和以前一樣,早晨四點多就起床,刷牙洗臉院子裏走走,然後去大棗樹前,去摘那些已經熟透的大棗。

然後把那些好的,最大的棗放在一個竹筐裏,留著我回來吃,等我難得回來一次時,你會靜靜的看著我有滋有味的吃的叮噹在響時你會說:“姑娘,慢點吃,別噎著,自家的棗,有的是。”這種難得的回來,現在想起來是那樣可憐,可憐的就剩下了眼淚——-

難怪,每次我回家媽媽摘得大棗有的已經不那麼水靈了;難怪,每次我難得的回家一次;媽媽都會定定的看著我拉著我的手說:姑娘,我就想你……難怪……太多的難怪!

讓我此時想起來,心如刀割,讓我無法用語言詮釋————可惜那時的香港如新我,卻是那樣的不懂事,總覺得以後會有很多時間,有的是機會去陪伴他們,所以,我每次難得的回家一次時,我都會呆上不了多長時間就匆匆的離去————

每次我走,老媽都會對我說:“別總惦記我,我有你爸照顧呢,我想吃什麼,你爸就給我買了。”寫到這裏,我會想起我的老爸每天上街回來大包小包拎回來的速食麵。速食麵,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主要食物了,老爸節儉一輩子,掙錢不少,卻捨不得自己花,每天速食麵就是最好的香港如新主食,老媽呢,沒有工作,爸爸做什麼,媽媽也不挑剔,偶爾的包頓餃子吃頓肉也要等我回家來吃。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2:25Comments(0)瑪花纖體

2014年05月22日

雨上

“佳節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塚只生愁。”江南的三月,本是草長鶯飛,繁花似錦的季節,可是惱人的春雨,清明的哀思,總讓人在這生機勃勃的季節裏徒增一絲哀傷外幣兌換

對待死亡的態度也許我比較豁達,雖然做不到如莊子般“盆鼓而歌”,更貼近的也許是《阿甘正傳》中阿甘母親那一句"Death is part of life."清明節留給我的不會有太多的哀傷,更多的也許是對逝去親友的思念。

扛上鋤頭,提上香燭,陪著母親去外公的墳頭去掃墓。路過那健康飲食習慣口小池塘,我在池邊駐足,小時候喜歡和表哥們一起在老柳樹下的池塘裏撲騰,每次一個猛子紮進水底,出來後總能看見老柳樹下外公和他手裏的那根摸得鋥亮的煙管。那時候總是不懂為什麼他會在我潛水的時候站起來?那時候總是不懂為什麼在我從水裏冒出頭之後會有如釋重負的笑容?現在我終於懂了。十幾年過去了,那株老柳樹仍然在池塘邊守望,可是老柳樹下我再也見不到那個在池塘邊守望著我的外公。老柳樹上掛著的青絲在微風中輕輕點過碧水,那一縷縷柳絲仿佛是我對外公的思念。

站在外公的墳前,插上用白紙做的紙飄,白色的紙飄在風間忽上忽下的飄動,我的思緒不由得隨著紙飄而上下起伏。故鄉的四周都是山,記得小時候外公經常在山上砍柴晚霜,從山上下來之後我總能從他口袋裏摸出一把野栗子、野山楂或者小鳥蛋。那時候一邊吃著外公從山裏帶來的小東西一邊問外公:“外公,山的那邊是什麼,是不是還是山?”“不是,山那邊的世界很大,你要努力讀書,那樣你就可以看到山那邊的世界!”現在,我已經到了山的外面,而您卻留在了山的這邊。拔去墳頭的一株草,培上一把土,點上一把冥幣,一縷縷青煙從紙間升起,現在,我只能用這一絲青煙寄託我對您的思念。

上天也許聽到了我對您的思念,紛飛的細雨帶著他獨有的清涼與明麗從九Domestic Helper天之間灑落,將她溫柔的吻密密匝匝地印在這片您行走過的每一片山水之間。站在這紛飛的細雨之中我想,人生也許不過是過往雲煙,兜兜轉轉間,何謂生,何謂死?只一步便是滄海桑田,只一眼便是塵土皆歸,到頭都是“黃土掩身魂,荒塚草深深”。

多少人魂斷清明節,折一支新柳,插在逝去親友墳前,用遺落江南間的水墨,鋪一副清明煙雨朦朧的畫卷。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1:48Comments(0)瑪花纖體

2014年04月16日

調裏的流年

亂花漸欲迷人眼,染盡一地孤寂,飄搖到炫藍的青春盡頭,時光歲月刻畫下一筆星光,又悵然若失,徒留下一聲歎息。猶如夜裏殘燈,經不起風雨的飄搖,失去溫暖的傳遞,緊存的餘溫也lg optimus 手機保護套會消亡。寒風輾轉在青春裏如影相隨,心靈的月臺,以孤獨的背影行走迷茫的世界,看著那落葉盤旋,銀霜調葉黃。

此季,沒有春暖花開,沒有鶯歌燕舞,唯有滄桑的雨季、流水的黯手腳冰冷然,再加上些許迷惘。沉淪沖蕩曾經的嚮往,化作淩亂的浮煙,拂去了蒼寂。妄想青春的畫筆,可以繪出最美的天空,驀然回首,又看到世界的蒼白。涼風徐徐,夾雜萬千銀絲的哀愁,散落人間四月天,滲進單薄的軀體,痿謝的心迷茫不知目的,時常還掙扎一下,驚不起任何波瀾。就這樣,藏在骨子裏的稚氣、匿在軀殼裏的憂傷擾亂了心房,青春在空中劃過的弧線,只剩下夜幕籠罩的天際星空,只剩下眼花繚亂、支離破碎的千頭萬緒。華年籠植髮失敗著薄霧,染上孤單,透著悵然,此情無計可消愁。

荒草的心誠,終宵漫長。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掛在臉上的那份無奈,印在憔悴的殘月上,時隆鼻而被輕描淡寫的烏雲遮蔽。灰溜溜的影麻醉了狼狽,四處飄蕩。紛飛夜雨,花瓣細語呢喃,零落成泥還措手不及的一聲歎息,樹蔭下歲月的廢墟,荒亂一地竟帶有一絲傷痛。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7:51Comments(0)瑪花纖體

2014年02月26日

再煩,也別忘記微笑

如果有人說:“真羡慕你,可以到那裏去,去那裏是我的夢想。”其實,這個世界上能夠約束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一位哲人說過:“你的心態就是你的主人。”在現實中,我們改變不了自己的遭遇,卻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態。我們改變不了環境,卻可以調整自己。我們改變不了別人,卻可以改變自己。換而言之,人與人之間並無多大的區別,真正的區別在於心態。所以,一個人成功與否取決於他的心態。

再煩,也別忘記微笑。人活在世便有了七情六欲。情感瑪花纖體有效嗎多了,心也就煩了。但是我們要知道就算我們再煩,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莫不如笑對人生,坦然面對。

再急,也要注意語氣。五彩斑斕的生活遇見形形色色的人。遇見急的事便不會注意一些禮節。朋友,你可曾想過,你當時冷落了多少人,你當時傷了多少人對你的信賴。所以,再急也要注意語氣,注意態度。他們是你上輩子的摯愛,今生的緣。

再苦,也要堅持。鷹擊長空,展翅高飛間只為那好好藍天的最後一搏;蒼松負雪,萬死猶未悔只為那銀裝大地的綠意生機。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顆璀璨的星星,想讓瑪花纖體自己發光,就必須腳踏實地。那麼當你向前走時,幸福快樂將伴隨你左右。

再累,也要愛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無論多麼坎坷,多麼艱瑪花纖體幾錢辛,再累也要好好對待自己。如果你不愛自己,就沒有人會愛你,若果你不愛自己,又何談去愛別人。愛自己,愛生活,生活因有你而溫暖如花。

實質上,我什麼都沒有,我雙手空空,沒有事業。好的,我還有心態。成功瑪花纖體 hk的時候不要忘記過去,失敗的時候不要忘記還有未來。那麼,將來你一定會擁有一個最好的自己。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5:27Comments(0)瑪花纖體

2013年12月12日

鏡子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我所說的鏡子不是為了紀念賢良、正直的魏征,所述說的意味更不可望唐太宗項背。這面鏡子很平凡,人人擁有NuHart

每天早晨經過苦苦掙扎,終於睜開重逾千鈞的眼瞼,一手持杯子,一手握牙刷,待洗漱完畢,抬起略微清醒的雙眼,正對著鏡子望了幾眼。

鏡中的自己,虛幻縹緲,可望不可及香港海外僱傭中心


鏡中的自己:有人神采奕奕,有人黯然神傷;有人激情飽滿,有人興致索然;有人表情自然,有人神態虛偽。

鏡中的自己,是昂是餒,或真或偽,也許這樣的自己會持續一整天。

這是家裏的玻璃鏡子。

出門在外,他人成為鏡子,時刻映照出自己的影像。通過他們形形色色的表情神態,你我會發覺這樣的鏡子成像與玻璃鏡子大相徑庭,內容更是豐富異常。

虛偽,似乎人人都唾棄,可是人人都呈現,或被逼無奈,或自然流露康泰

真實,它只存在獨處時。原諒那些善意的虛偽,淡視那些刻意的造作。

每天早晨,洗漱完畢,對著鏡子,自我微笑。縱算鏡中的自己是強顏歡笑,你我也要堅守內心的真實,堅持人生的理想,堅定心靈的渴望。

用玻璃為鏡,能整理衣發;用過去為鏡,能悟思悔恨;用他人為鏡,能決定人生NuHart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1:27Comments(0)生活

2013年12月04日

我們分手吧


這是篇可以算做是自我反省的文章,獻給受傷的她,也願所有讀過的朋友們能有所啟示兩個多月未見面對於一對情侶來說應該有恍如隔世之感,但是,再見到她時,我卻憑添了些陌生的感覺,沒有喜形於色,沒有滔滔不絕,甚至笑容也如同偽飾出的一般,但就是用這些,我換來了親切的問候和燦爛的笑容,我的心冷冷的,卻遭遇到了如此的暖流,巨大的反襯讓我無地自容,我努力逃避她的目光卻無法不讓這目光刺痛我的心。

今天,空氣顯得很凝重,讓人覺得窒息,這有別於以前我倆在一起時的清新自然。像空氣的反常一樣,我很少引出話題,在大多數時間裏我倆只是默默走著,街上人很多,噪雜聲湮沒了我們偶爾的打趣,誰也不會想到我們正處於戀愛中,因為從身邊經過的情侶們或嬉笑打逗或依偎牽手,愉悅之情躍然臉上的樣子來看,我們的表情和親昵程度卻形同路人。我嘗試著用並不高明的搞笑手段活躍氣氛,但也實在無法擺脫這尷尬的局面。

我沉思著,忽略了她的存在,其實,我更習慣沒有她的日子,這兩個月來便得到了證明。

我和她在戀愛的道路上摸索5個多月了,雖稱不上如膠似漆卻也給乏味單調的學習生活增添了不少輕鬆和樂趣。可是,我總覺得這條路上慢慢彌散起了薄霧,時間越久,霧越發蒼白濃密,周圍白茫茫的一片,讓人迷惘讓人暈頭轉向,前方無法預知,走過的路也逐漸模糊不清,甚至曾經的微笑與歡樂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牽著她的手,卻無法把她看得真真切切;呵著她的名字卻再也無往昔般清脆與響亮。霧讓我覺得與她漸行漸遠,我迷失在初戀的迷霧中,尋她不來,浪漫也好象將燃盡的蠟燭,在迷霧的籠罩下微弱得再也無法照亮前程。我的腦中僅還存在了些許她的輪廓,這輪廓告訴我這路上還有她在,可我看不清……

“等我一下”我的思緒被拉了回來,待回過神來,她輕盈的身影已閃進了一家小超市,過了一會兒,她又同樣輕盈的像我走來。

“渴了吧,給。”她遞給我一筒飲料,我從她純淨明亮的眸子裏看到一個木呆呆的傢伙麻利地打開飲料……甚麽也沒說。她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喝了一口又一口,眼神寸步不離:“你對我說過,你渴了時便很少說話,擔心嗓子乾燥過度,導致失聲,況且口乾舌燥的滋味也確實不怎麽好受,所以買了東西給你喝。”

她說“很少說話”這幾個字時語氣異常的重,我明白她的用意。她咯咯笑著,風撫著她的頭髮將一張稚氣純真的臉呈現在我面前,可愛的天性
一覽無疑,任何人都不會忍心欺騙這樣一個女孩子,我也是。知道嗎?可愛的小公主,如果一個人真的可以因說話過多以致失聲的話,那我會一直對你說“我愛你”直到再也說不出話,直到死為止,決不給自己不再愛你的機會。可是,那只是一個玩笑。

“好喝嗎?你曾說過不愛喝碳酸和過甜的飲料,逛了一大圈,才找到了這個,不知是否和你意,如果不好喝,我給你買礦泉水吧!”

她忽閃著大眼睛,純純的樣子,為了我她真的做到了仁至義盡的地步。她也是個嬌生慣養的孩子,也會在父母面前撒嬌、發脾氣,同樣不能縱容別人的無理取鬧,惟獨對我百般遷就,這就是她對我的愛,讓我望塵莫及的愛。

我再也無法吮吸吸管了,甜甜的飲料瞬間苦澀無比源源不斷彙集到我的胃裏,好似匯成一股強勁的海濤,翻滾澎湃,我的心猶如岸邊的礁石,不住的經受著瘋狂的拍打,飛濺起一串串淚珠,原來眼淚和海水一樣苦澀。我的心被擊碎了,碎片漂浮在漆黑一片的空間裏到處流浪,我拼命喊著,手忙腳亂,要把所有碎片尋來、拼起,卻如何也做不到,我筋疲力盡、聲嘶力竭。忽然,一片片碎片變大、變亮,映透出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我們的信,她的禮物,她的笑臉,她的愁容和那只我牽過的手……我聽到了聲音,是她的笑聲,她的鼓勵,她的故事,她的煩惱和那只我聽過的哽咽……知道嗎?我不說話,並非因為我渴,而是因為不知該說甚麽抑或是不知該怎摸說出口;知道嗎?我好想再一次牽你的手,感受你指間傳遞給我的脈脈溫情,但我實在不忍心用欺騙換取真摯的感情;知道嗎?我好想再次聽你說愛我,但卻拿不出“我愛你”來回複曾經的刻骨銘
心、海枯石爛;知道嗎?我好想再和你徹夜遊蕩於流光溢彩的城市中享受眼神交流的浪漫愜意,但如今卻不得不即將讓你的心孤獨的徘徊於漫長的黑夜裏遭受寒冷與失意的煎熬;知道嗎?我好想這些好想都能成為現實,但它們確實都只能湮沒於虛幻之中了。

“在想甚麽?神經兮兮的,啊,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常提到的那個校花把你迷得神魂顛倒,你好色呦!”

“我……哦,不……當然不是,我……我只是想說……”“算了,想就想好了,男生的通病,不過我也挺愛看帥哥的。”她很調皮的表現出一種無所謂的態度,但依舊可以看出這是一種警覺性的試探。“我確實沒在想甚麽校花,但所想的一切在實質上也和想那個校花沒甚麽不同,而且對你的打擊程度也會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在心裏對自己苦笑道。的確,愛情不是件玩具,並非動下腦子,活動活動四肢便可以輕易把玩的東西,它包含了太多內涵,太複雜的結構和太難以預料的結果,但對於神秘莫測充滿好奇心與征服欲的我們,它又極富吸引力,意氣風發與青春衝動讓我們無從拒絕它的探訪;朝氣蓬勃與對浪漫的嚮往與嘗試或多或少讓我們品味出了些許甜蜜的味道;可是,對愛情我們還是孩子,好高騖遠、理智和經驗的欠缺乃至對愛情的盲目性又不得不讓我們面對失敗的苦澀。

如果說“美的短暫性會提高美的價值”可以成立的話,那麽從一定意義上說“有些愛的短暫性則可以降低痛苦的程度”。愛情到了人苦苦支撐的時候,它便成了一種負擔,一種極度精神摧殘式的負擔,對任何人來說,進一步的容忍將會演變成更深一步的不容忍,而這種不容忍導致以極端的方式來結束愛情的時候,實在是對彼此乃至愛情本身莫大的不公平。為甚麽?我苦苦的問自己,為甚麽頓悟總是在吞下苦果後方才姍姍來遲?“我們,分手吧!”

她怔怔地看著我,殘留於嘴角的笑容扭曲變形成吃驚的表情,眼神依舊溫柔卻如何也掩飾不了憂傷。“又和我開玩笑,別用這種方式逗我笑,好嗎?”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強擠出的笑是那麽不自然,不順暢,語氣也像我說出那句話一樣嚴肅、認真,再無說笑的成份。

我沒說話,只覺得在如此的嚴冬中臉竟然熱得發燙,我倒希望現在自己真的發了燒,說了胡話,但,但誰又會在頭腦不清醒的時候在這件事上輕易地做出定論呢!我望著別處,不敢直視她的眼,腦中一片空白,仿佛這句話是我腦中的唯一,丟出去了再也沒剩下甚麽。目光再次交會的時候,她眼裏的溫柔與憂傷化作了晶瑩的液體,在陽光照耀下通體透明,閃閃發光,接著一滴滴滑落下來空在清秀的臉龐上刻下兩道深深的印痕,她的眼睛失去了這寶貴的東西後如同變成了兩個大大的黑洞,將要把我吞噬。我真的希望她能罵我幾句,打我幾下,如果這能讓她覺得好受些,同時,我也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可我絲毫不後悔自己所做的決定。

她沒有問理由,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對她說:“現在我才知道,愛情對我來說其實是個累贅,我更崇尚個人主義”。可能今後的某一天,我與她在街上邂逅,一陣相視無言和暗自感歎世界之小後,腦中會冒然掠過那句經典臺詞“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去珍惜,失去了才後悔莫及……”

“My former love 我失敗的初戀女友,可能從今晚開始直到永遠,你我將行同陌路,將不會再相遇,我更不敢奢望‘愛-浪漫=友誼’這個式子對於你我能夠成立,但不管怎樣,我會祈禱未來的某個夜裏陪伴你的是一段全新的感情和一份屬於曾經的美好回憶。或許你永遠將這次經歷看作是場噩夢,縈繞在你周圍,揮散不去的陰影,那麽,如果我還有對你說一句話的權利,我會祝福有一個真正優秀的男生進入你的世界,用他聖潔的真愛為你捎去一縷燦爛,一粒花種,讓你陰暗低沉的心靈重新陽光明媚,讓你早已荒蕪乾涸的心田再次心花怒放。”

我把這些埋在了心底,沒有說出來,一聲不響的將飲料罐放在花壇邊,轉身徑直離開。一陣風吹來,沒有理清我雜亂的思緒,只是吹散了縈繞在我腦中那團初戀的迷霧,也帶走了僅存在我腦中的她的輪廓。

這就是我的“失戀”故事,波瀾不驚,沒有爭吵,沒有埋怨,甚至沒有過實質上的用心交流,不愛了,放棄了,結束了。我們的愛情終於沒有承受住時間的考驗,沒有她陪伴的兩個月,我自由自在的和朋友杯盞交錯,優哉遊哉,酒精替代了她的脈脈私語,讓我同樣可以沉醉,同樣可以忘卻,同樣可以釋然,在利己主義蔚然成風的年代,自私麻痹了神經,快樂至上征服了道德與責任,“是否有永恆的愛情”成了“不屑一問”的問題,山盟海誓、天荒地老演變成了“不在乎天長地久,但求曾經擁有”。情歌再也不會打動誰,卻褪色成為展現個人才能的工具;情話再也不能打動誰,卻成了張揚自我個性的傀儡,“青春戒怠”的警示在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中逐漸演變成為“青春不再”的提醒,返璞歸真的情感正以驚人的速度退出情感舞臺,矯柔偽飾的花言巧語成為獲得愛情的通行證,“一見鍾情”更多地取代了“日久生情”扮演著創造愛情的角色,速成愛情較之培養感情更能得到青年一代的認可……

愛情就這樣“進化著,深入著”,打動著每一個渴望愛情的心。年少讓我們這一代亦步亦趨地追隨著“流行”趨勢,頂禮膜拜著一個個情商比智商還高的“愛情專家們”,欲罷不能,。在如此焦躁的年代裏,我找到了愛情,我珍惜它更擔憂它,我小心翼翼地培養它、呵護它,怕它受到浮躁的侵擾,終於,我還是無法擺脫失敗的命運,我譴責自己在不合適的時候戀愛,也恨鐵不成鋼地責問自己為甚麽這麽不成熟、那麽不能戒驕戒躁些。

如今,我“終於又獨身了”,終於又有足夠的時間“孤芳自賞”了,我還會快樂嗎?還是重又陷入寂寥。唉,其實這一切已經沒有意義了,畢竟,我得延續我的選擇,也算是對沒能“將愛情進行到底”的一種補償吧。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8:03Comments(0)記事

2013年11月15日

みんなに支えられてます☆

この自宅料理教室は1月にOPENしました。

部屋を借りて引っ越すところ牛欄牌問題奶粉から始まり
本当にたくさんの方に助けてもらい支えてもらいながら、
3ヶ月経った今ようやく教室らしい場所になってきたかなと思います。

お知り合いの不動産の方に良いお部屋をお借りすることができ、
開店祝いにはたくさんお花をいただき、道具や家電のプレゼントもいただきました185


わたしの両親には、
2人とも器用でセンスが良いので家具選び牛栏奶粉2013最新事件から設置や組み立て、便利BOXを作ってもらったりと、
とにかくわたしのためにたくさん協力してくれました。
本当に周りのみんなに恵まれています192

これは仲の良い姉からのプレゼント♪
エスプレッソ・コーヒーメーカー!!
フォームミルクまで作れちゃう優れモノ!しかもデロンギ!!
バッチリな存在感なので、みんなに自慢してます♡


今月のレッスンではこれでコーヒー耳鳴をお出ししていますよicon02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8:11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11月06日

憶你便在深秋裏


葉子一天天的變黃,隨風飄飄落下,天空也變得高遠而純淨。不知所措的豎起領子望向那天空,耳機裏反複的播放著那首心路過黃昏。

從春到夏,從夏到秋,我一直過著平淡如水的生活,心好像風平浪靜的湖水一般呈現在或晴或陰的天空下。時常因為一首歌而陷入沉默,因為一片陽光而舉首久久凝望。我把所有的情感藏在內心的最深處,想用時間的流逝而做塵封,然而卻再也經不起那陣陣徘徊康和堂,不肯離去秋風掀起。一時間情感流露,再也掩飾不了那默默的情愫。

心在每一次憶你時都會發出一聲來自深處的歎息,情在每一次回首時都會格外的明朗而清晰。我深知就算忘卻所有的年華,卻始終忘卻不了有你的記憶。故作假裝的不想你,只是因為不停的在心中提醒,該忘記了,都已好久了,但心卻絲毫有一點不甘心。那來自執著年華裏的執著與倔強的情,要經曆多長時光的流淌才逐漸被淡忘,而漸漸消失。

窗臺上落上了一片葉子,它靜靜的躺在那,向我展示著那一份秋日的精美,我默默地撿起一片秋日的色彩,卻很想知道你在天涯的何處?有沒有添衣服,有沒有想起我。你都會如何的回憶我?帶著笑?還是沉默?

思戀是一扇關不上的康婷清脂素窗,總想扒在陽臺上觀望,我這顆癡戀的心只想在高高的地方,於人群中一眼便能望見你,只一眼就好,不多不少。

每當風起的時候,思緒就如同那翩躚的葉子一樣,不知飄向何方,只能晃晃悠悠,無可奈何的不知去向。每看到一片秋日裏燦爛的陽光,或者聞到一股秋日的花香,卻總想著要與你分享,而卻不知你早已不在我的身旁。一個人的日子裏,我經常靜靜的坐著,靜靜的想著,你當初時的微笑,還有當初向我走來時的那段時光,伴著一縷甜蜜的芬芳,讓我感覺好像步入了秋日的殿堂。

此時,對你太多的思戀就如同那庭前地上的落葉一樣,落了又掃,掃了又落,落滿相思昔日路,落滿相思追憶時。我知道你的離去一定是你覺得累了,想找個安靜的地方,所以我便讓你去,我在這兒等。

那天邊的雁隊,一定是你親切的問候,那陣陣的秋風,一定是你深情的關懷,那片片的落葉,一定是你纏綿的情誼。心中有你,便會覺得秋日是多麼的時尚女裝網晴朗,心中有你,便會覺得秋風是多麼的讓人舒暢,心中有你,便會覺得明天是多麼的讓人向往,盡管你不在,我卻依然相信你還在。

想你便在相思處,憶你便在深秋裏。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6:49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9月26日

轉彎是人生的真諦


別害怕走彎路,走彎路才是人生的常態。世上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也沒有人所走的第一步就是絕對正確。

走彎路不是走邪路,所以必須有一個正確的人生目標,只有目標一旦設定,就必須堅毅前進。一路上縱有再多的艱難險阻,也要懷有一種不屈不撓的精神,並果敢前行。前進的過程中要不斷地審視環境,並及時修正自已的路程,必要的時候,要懂得轉彎。轉彎不是退縮,更不是怯懦,是生活中的智者在人生路上設身處地謀求生存與發展的home furniture一種行為方式方法。正如溪流奔向大海,總是需要不斷繞行,蜿蜒曲折的流淌只是為了避開阻擋,是最終流入大海的必要選擇。當然轉彎有時也不是絕對,有時候也要有一種果敢的精神,正如水流在路斷了無處回頭、無處轉彎的時候,也要勇敢地奔流而下,奮不顧身地往下跳,最終也奔流入海,並成為一線絕美的風景。

人的一生需要經曆很多的坎坷曲折,很少有人走得一帆風順。要經得起沉浮,受得住磨難,並在每一個時刻能正視現實,懂得轉彎、曉得變通,才會有走向成功的一天。

“生活的意義在於創造一些精彩”,這句話的本意是人生更多的是平淡與平凡。可平淡、平凡決不意味著就會暢通無阻,只是不會有太多的波瀾。大海航行需要不斷地校正航向,駕駛車輛需要不斷地轉動方向盤,人生本來就是一個不斷轉彎的過程,每一個人都必須習慣。

年輕時對生活充滿向往,可以令人迸發出強烈的iphone otter case激情,不斷嘗試、不斷創新、不斷地探索和轉身,才能夠對自已有一個全面的認識,才會對人生有一個正確的看法。縱然在這一個過程中經受了苦難,但只要找到一條正確的路,也是絕對值得的。

人生裏沒有永恒,一切事物都在不斷的變化,每個人都要有與時俱進的理念,每個人都要懂得修正自已的人生。生命裏很多的事物並非絕對,譬如理想,譬如愛情…如果追求的理想是一種不可能,就要學會清醒;如果追求的愛情選錯了人,就要勇於放棄。放棄也是一種人生的轉彎,雖然放棄有時候會伴隨一些痛苦,可正確的polo衫放棄更多時候是一種真正的美麗。

懂得轉彎,是生活的真諦!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7:33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8月27日

春天


大早,外面的鈴聲響起,似乎一天的忙碌開始了,還好上午沒有太多眼下著急趕忙的事,頂多給那春意盎然、含苞待放的吊蘭和蟹爪蘭澆些水。貌似它們很解渴,就這樣天天傻傻的連個謝謝也不說。

就這兩天,瞬間的功夫春天這傢伙就來到了人世間,給這兒塗些淡粉,給那兒點些淺綠,還有不甚灑下的顏色弄得滿地都是,繁星點點。

是的,我想是的,是春天來了。春回大地萬物生,一年之計在於春。不同的人對於春天的美有不同的看法。朱自清的春天是欣欣然、睡醒、花趕趟兒、風輕悄悄的、草軟綿綿的、抖擻精神的春天;豐子愷則不同,他的春天是不愉快的、單調的、乍寒、乍暖、忽晴、忽雨、春寒、春困、春愁、春怨的;艾青說春來自郊外的墓窟;穆旦說春是呵,光,影,聲,色,都已經赤裸,痛苦著,迷茫著等待伸入新的組合;艾略特的春天描述出庸俗和低級的慾念, 不生也不死,盡是孤零飄寂的亡魂。且不考據這些各有描述的春天的時代背景,單從春天的美來講,對於主觀而言,是規範判斷,價值命題,是隨著觀察者的改變而改變;對於客觀而言,每一個歷史時期都有普遍意義上的春天美的標準,這些標準經由社會認同並在軟層次的意義上確立。當然春天的美也是主客觀的統一。即使是不同的歌曲也有不同是釋義。汪峰的春天裡用極度暗啞而絕望的聲音,來營造和萬物復甦的春天的巨大反差,這直面的寂寥,在漫山遍野的綠色中感受到了巨大的荒涼;黃琦雯則是嫵媚性感、甜美自在地唱出了舒暢愉悅感:“春天裡來百花香,啷里格啷里格啷里格啷。”

春天到啦,萬物地氣萌動,發春復甦。有人歡喜有人愁,有的人盼春種一粒粟,秋收萬粒種;有的人盼著春天把冬天的吃回來的憂愁都統統減掉;有的人盼著穿起那新衣裳;有的人盼著看別人穿起那新衣裳;每個人春天都是不一樣的,放牛班的春天是收穫、沉澱、欣喜、仁愛、友善、寬容;張小五的春天是有情人終成眷屬。我的春天是沉甸甸、沉澱淀、沉癲癲的。

我出生在春天,我喜歡春天。

鈴聲忽地又響起,繼續悠閒地小忙碌進行著春天的故事。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1:45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8月27日

Brumbies in Mission Improbable


The Brumbies aren't kidding themselves about the size of their task as they prepare for one of the toughest challenges in their history in the Super Rugby semi-final against the Bulls in Pretoria.

A seasoned opposition that has proved nigh unbeatable at home, a notoriously hostile Loftus Versfeld stadium crowd with a score to settle with the Brumbies' South African-born coach Jake White, the 1214m altitude and jetlag iphone 5 cases.

It adds up to a daunting assignment for the underdog Brumbies who flew out on Monday after struggling to their 15-13 preliminary final qualifying final win over the Cheetahs in Canberra on Sunday.

The stats tell the story.

The Bulls have won 22 out of 24 of their home games against Trans-Tasman teams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and haven't lost to the Brumbies at Loftus since 2006.

The three-time Super Rugby champions have also won all five of their home finals matches, two of which were played at Orlando Stadium, Soweto, because of 2010 FIFA World Cup.

Adding to the Brumbies' challenge, White - who coached the Springboks to win the 2007 Rugby World Cup - stirred the hornets nest last week when he said that Australian rugby players are smarter than their South African rivals Courier Service.

When White was asked this week whether his side would embrace the week in South Africa head-on, he replied tongue-in-cheek: "They (the players) will go out, I will probably stay in my room."

He said the week preparing for the semi-final in South Africa would be an experience his young team would likely never forget.

"It doesn't get bigger for this group of players than a semi-final at Loftus. I've heard it's a sell-out crowd with 50,000 to 60,000 expected," White said.

"It's going to be tough. Let's not kid ourselves. We're flying now to 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 and playing in country where rugby is one, two and three as their (favourite) code."

However the Brumbies will take heart from several factors.

Not only did they beat the Bulls in Canberra in round seven, but they also played their best game of rugby this year in South Africa when they ambushed last year's Super Rugby runners-up the Sharks with four first half tries.

"Who knows? Maybe we'll do the same thing," said White.

"There's no reason why - if we prepare properly - that we can't give ourselves a crack at getting a result mortgage loan."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1:44Comments(0)記事

2013年08月19日

街邊的悲哀


大十字是勻稱的繁華區,是勻城的中心,我每每有空就會到大十字去玩,那裏有消費可以接受的酒吧,有中低層人士喜歡逛的夜市攤,也有貴州人喜歡的夜市小吃,反舉種種在大十字都或多或少可以找到,我尤其喜歡去夜市小吃烤燒烤,約上幾個朋友兩三百塊錢就可以喝個爛醉,然後談笑風生,意氣風發,三三兩兩你扶我拉嘴角叼著一杆磨砂(貴州的黃果樹煙中的一種,價格12元一包,銀色外殼,為大眾所喜愛的煙之一。)回自己的住處。這樣的日子在我畢業後一直過到現在。

昨天晚上送朋友去賓館出來已經是5點鐘,街上基本沒有什麼行人,只有幾輛的士跑來跑去,偶爾看見幾個行人猛地大按喇叭示意是否需要打車。這時還下些小雨,路面有些潮濕,我和小通繞過紅豆酒吧要回自己的住處,面前突然出現兩個年級不大的小女孩,--我不是看到女孩而驚訝,是看到她們的行為而驚訝。那兩女孩的年級相仿,長相也極其相似,一樣的發型和一樣的臉蛋,一樣的嘴裏叼杆煙和一樣的手裏拿罐啤酒,而且地上還擺了好幾罐啤酒,兩女孩平排坐在地上,一口煙一口酒……!

細小的雨水打落在她們的短發上,也打在我的心底,我的心莫名其妙的疼起來,我的心疼不是因為我喝了酒而故作傷感才有的心疼,其實自己也沒喝酒,自從前幾天大醉一場吐了膽水後發宏願此後再不飲酒,就連煙也不想再碰。我的心疼是莫名其妙的,無法言語的心疼,這種心疼漸而生成了悲哀。

我不知道她們是為了什麼才變得如此,我也不想去了解她們為了什麼事而變得如此,但是我知道她們肯定有困難和痛苦,由此我想到很多事情,想到現在社會的種種,想到現在社會上一些少數的群體,他們是這個社會這個時代的不幸者,他們的心靈本是純潔的善良的,也是懷著理想和夢想的,他們天真浪漫,什麼事情都會當真,可當真接觸到殘酷的現實時,一些人會因此而變得堅強,一些人就會變得萎靡,於是怨天尤人,總想找東西發泄,於是有了憤青。

我在網上總看到一些憤青發表一些言論,於是自己在空間說說發表了一段說說"我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啦,好像個個是正義的化身一樣,每每總有些憤青,對一個帖子看著有人在罵自己也跟著罵,罵完之後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其罵人的技術也太低,除了傻逼,腦殘,我操,他媽的……之外大概也找不出幾個詞了。"這大抵就是憤青給我的經血過多印象。

憤青其實是很脆弱的,我總看到他們在網絡上發表一些言論,都是氣勢非凡,戾氣相當,覺得好像鬥士一般,可其實生活中是及其空虛和寂寞。

我和小通站在黑暗中,看著她們在小雨中癱坐在地上的身影,看著她們一口煙一口酒,我悲哀地低頭離開。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6:46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7月30日

那個繁夏,抹去了多少記憶


喜歡仰望星空,喜歡等待深秋的到來,喜歡烈日下倚微的斜陽,喜歡一個人發呆,喜歡一個人感受,喜歡一個人寫作......"一個人總是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風景,品陌生的人生"倦了,累了怎能停下歇息,我要的是冬日梅花的久遠,我要的是沒有彩虹弧度的embroidery factory等候。

在漫漫求學路上,經受了多少荊棘?跨過了多少港灣?這一路經心走來,這一路含奮鬥而追求,這一路傷感疼痛一並襲來,這一路高潮即將到來,又有什麼理由選擇退縮,又有什麼權利選擇放棄,這一路剩下的不就是奮筆疾書,這一路剩下的的不就懸卷帙浩繁。

繁星點點,夏蟬相鳴,相間流逝,轉世,滄桑,淒涼,無奈,曾幻想的夢境,在繁複期間,是空寂,是別樣的傷感。我倦眷的斜陽 ,我信仰的星空,我追求的銀河。Have now there is stilI hope left!初中的生活洗濯了空氣的清新,初中的追求淹沒了繁星的浩瀚,初中的期望是否可以戰勝無數求學的學生?

帶著自己的夢day after day.每日的課堂,每日的習題,每日的等候,像這樣成就的是什麼?為什麼說到做不到,為什麼每次都是自己帶著自己的wset課程傷感匆匆離開校園,沒有與同學的嬉戲,沒有與老師的交流,沒有與家長的問候,只有彩虹異然的孤獨。當第一顆星閃閃升向夜空,當第一聲問候稍無聲息的從窗口傳來,當第一片雲朵點綴薄藍天空,學會的不是等候,是不斷的追求,是不斷的渴望,那帶著追求與不懈的渴望!

一切都與死魚般沉靜,孤獨與空虛,又在心底回放,受夠了想象,受夠了不該承受的痛苦,受夠了壓抑的心情,受夠了虛偽的世俗,受夠了承諾,受夠了一切,只是......有一陣風使我----默言!我不知未來如何,我不知想象有多殘酷,我不知回憶有多無情,我更不知...我為何如此不珍惜。受夠了憐愛的轎花是會枯萎的;受夠了憐愛的魚兒是無法生存的;受夠了憐愛的自己更是無法站起來的。

也許,轉眼,一瞬,世俗又即將改變,一切又都過去,越回憶越憂傷,越憂傷越痛苦,我又為何自己折磨自己呢?我只要帶著自己的夢,走屬於自己的路,創屬於自己的世界,又何不可呢?繁夏的夢,自己的夢繁夏的期待,夢的期待繁夏的追求,自己的追求繁夏的不舍,夢的不舍繁夏的淒涼與寂靜,依在夜幕上的星辰上閃耀;繁夏的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無知與懵懂,依在繁夏上的輕風中蕩漾。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7:56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7月23日

故地重遊


兒子一直念叨著想看看我當初上大學的城市,這個周末,恰逢在江蘇大學讀書的姨侄放暑假,帶著大姐接他回家的命令,於是,一家仨口有了一次短暫的鎮江遊。

周五晚七點多,重新踏上這座曾經徒步丈量過的城市,心中情感千頭萬緒,有欣喜,有激動,有親切,有想念,有回憶,還有一絲輕輕的歎息。曾經,這兒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那麼熟悉。曾經,這兒與我朝夕相伴,榮辱與共,留下太多的印記。曾經,這兒,我度過了人生最美好的光陰,也有過一生中最難忘的青春回憶……

循著我年輕時踏過的足跡,我們遊了焦山、北固山,去了西津渡,逛了大市口。

鎮江三山中雖以金山最有名,可當初年輕的心裏,仍是把焦山排在第一位,那古樸幽靜的自然景色,那豐富的人文景觀,最為喜歡。所以,我當導遊,焦山排在了此行的第一站。焦山,其實是個島嶼,是個四面環水的綠色島嶼。傳說東漢末年名士焦光來此隱居,朝廷曾三詔其出仕,但焦公不為所動,終老山中。百姓為紀念他,稱此山為焦山。幾分鐘的輪渡,我們便來到了位於長江中間的焦山。時值炎夏,遊人稀少,但這兒一點也沒有炎熱的感覺,夾道都是蒼天的遮陽樹,空氣清新,風輕輕地吹著,特別的涼爽特別的舒服。一路走,一路的風景,定慧寺、古炮臺、碑林、吸江樓、萬佛塔……好像景都還是當初的景,可依稀又有新的內容和新的感覺。猶記憶最深的是乾隆的行宮,那兒有茂竹有亭子有皇宮的影子,曾經我們宿舍裏的幾個穿著皇後妃嬪的衣服在這兒花枝招展,而今卻只顯蕭條。爬上山頂,坐在江邊,滿山滿目的青翠,聽山風呼嘯,間隙還能傳來幾聲布穀鳥的叫聲。此刻,只要這樣靜靜地坐著,什麼也不用想,什麼也不要想,而心境悠遠寧靜……

對北固山的情感最為複雜,那個離我們原來的學校只有一路之隔的天下第一江山,曾經無數次地踏足。清晨時的鍛煉,黃昏時的散步。春日江畔的尋花,夏日傍晚的納涼,秋日午後的獨步,冬日雪後的私語。這兒的甘露寺,多景樓,鐵塔,多景樓,祭江亭……即使閉著眼睛,也都能一一數得出來。這兒,承載著我年少時最美麗的夢。沿路而上,順階而登,仿佛只是一瞬間,關於這兒的一切都異常清晰,我又回到那段歲月那個故事。多少年了,卻恍惚當初心跳的感覺。在這兒,曾有一個人默默相伴,一起臨江而望,一起登山拾趣,一起談古論今,一起歡聲笑語,這兒,曾融入了我最狂熱的青春之戀。這是畢業之後的第一次重遊,有些留戀,有些傷感,有些壓抑,一切都那麼熟悉,卻又如此陌生。先生適時握住我的手,問:是不是感慨多多?淺笑,點頭卻又輕輕搖頭,故事再美,終已成往事,如微風一吹,總會消失得無影無蹤。那麼,這重遊,何嘗不也是一種告別,告別不舍,告別寄托,輕輕轉身,只留最初的美好。

回程前的一個晚上,先生陪我去當初的校園逛了一圈。一切皆物是人非,再也找不著當初教學樓解剖樓實驗樓的影子,完全已是江蘇大學附屬醫院的一部分,僅存的是我們當初的宿舍樓也已成為研究生部。操場已改小,唯一沒有變化的便是進門道路兩側的樹木依舊高高大大,迎風而立。一路上,我緊緊拉著先生的手,左看右看,叨叨絮絮著學院從前的模樣,我曾經吃飯看書的地方……先生總是安靜地聽著,並迎合著我心底深處的感歎,適時勸慰著。確實,那些風景那些故事可沉澱成記憶的永恒,唯有時光,它匆匆流逝,握不全,留不住。離開校門的時候,我回首,眼角不自覺已有淚,而心底更是一片潮濕……先生擁著我寵溺地笑:真是多愁善感的小女人!

倒底是時過境遷,往昔如過往雲煙。重溫故景,回望經年,一切似曾相識,一切又如隔岸觀花!有些許惆悵,有些許感傷。

時光的魔方呀,總在不停地轉動,感謝相依相伴最親愛的你,給了我最大的勇氣來緬懷過去,迎接嶄新的未來!回首,守住美好,以更淡然坦然的心,與歲月與你一起慢慢變老!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7:05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7月23日

Ashes won't define me: Clarke


The Ashes has stood tall as the pinnacle of Australian cricket for well over a century, but Michael Clarke says he won't be defining his own career by what unfolds over the next six weeks in England.

Clarke understands that critics and the history books are likely to judge his captaincy on his success or failure against the old enemy.

But the 32-year-old is adamant he won't let the memories of his career be dictated by the results of the back-to-back Ashes series to come, starting with the first Test at Trent Bridge on Wednesday.

Clarke attempted to play down the widely held belief in Australia and England that the Ashes is more important than any other contest in international cricket.

The skipper emphasised that Ashes hype and the effect it has on careers is more relevant for fans than players.

"Unfortunately, there's times you don't make runs, the team doesn't win and the captain is accountable for that. I completely understand that. But I don't feel like this will be the make or break of my legacy as an Australian cricketer," Clarke said.

"I feel that the legacy you leave as a cricketer is what you do through your career - the ups and downs, the journey along the way.

"I understand the perception, especially as captain, that if you have success here, you might get recognised as a better captain than if you fail.

"But because we win this series, I don't automatically become a good captain. I don't think that's right lace and embroidery.

"... I'm no more disappointed if we lose the first Test against England than if we lose the first Test against South Africa or India. And the excitement when we win will be no different."

Perhaps the skipper is trying to take pressure off his young side, or himself, with Australia staring down the barrel of a third straight Ashes series loss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the 1950s.

However, it will be interesting to see whether England interpret his comments as bluff or perhaps a sign of fear, after their captain Alastair Cook took the opposite stance.

Cook says the Ashes can define careers and believes it's up to players to deal with the fact that playing on this stage is bigger than anything else.

"I think they're the biggest Test matches we can play," Cook said.

"It's not the be all and end all (but) ... I think it can define a career.

"The external pressure, the hype, there is more media interest and more interest in the country in general. Players who are aware of that and can deal with that (will be successful)."

England's side will feature zero surprises and will double their counterparts for Ashes caps.

Typically, Cook believes the big-time experience will favour his side, while Clarke is confident it won't be a factor.

The Australians have deliberately tried to keep England guessing with their final XI.

Peter Siddle is favoured to combine with James Pattinson and Mitchell Starc as the fast bowling attack, while Ed Cowan and David Warner are tipped to fill the jigsaw pieces in the batting order.

Opposing spinners Graeme Swann and Nathan Lyon are expected to be more important at Trent Bridge than in years past, with the wicket dry and the weather likely to be warm.

Australia likely: Shane Watson, Chris Rogers, Ed Cowan, Michael Clarke (capt), Phil Hughes, David Warner, Brad Haddin, Peter Siddle, Mitchell Starc, James Pattinson, Nathan Lyon

England likely: Alastair Cook (capt), Joe Root, Jonathan Trott, Kevin Pietersen, Ian Bell, Jonny Bairstow, Matt Prior, Stuart Broad, Graeme Swann, Steven Finn, James Anderson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7:04Comments(0)記事

2013年06月25日

夜玫瑰


有時候世界好奇妙,最美好的東西總是不會被人們輕易地發現,然而當我們處在黑夜中迷失了原有的方向之時,美麗的玫瑰才會綻放幽香,原來這才是心中所愛Set up Business in Hong Kong

紅塵喧囂,人生只有短短幾十年,所以請盡量順從自己的心。不要為了附和別人改變自己原有的本性,也許你不入流,不跟風,不時,你out了,但是這些真的有那麼重要麼?

當然,我好像天生就是一個矛盾體,我喜歡著一樣東西卻還在欣賞著貌似與之相反的東西……但是,在我看來這不是真的矛盾,至少他們都打動了我的food wine心。

每次我走著一條鮮有人踏足的道路時,我貌似都沒有過猶豫,但是走著走著發現人越來越少,心裏總會留一些空白去思考,去糾結。

可是每當我處在至暗之時,我心中總能想到那些曾經打動過我心的玫瑰花,我看到她們悄悄的綻放,為我送來芳香。我還記得,三年前痛苦的日子裏,我把十根手指放在黑白之間混亂的遊走,癡迷的去讀湯顯祖的文筆……當我再次回到現實中,才發現,宛如玉茗堂四夢一樣不只是夢,而是一種信念,一種永遠不會消沉的意念,那裏面有我真正想要的wine course東西。

溶溶夜月,悄悄閑亭,你願意隨我閑步芳塵數落紅麼?

夜裏盛開的玫瑰花,即便洗盡鉛華呈素姿,也終究不改往日的清新與淡雅,隨著自己的心性綻放,只為自己。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6:16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6月17日

那份潛行漸遠的舊憶


自從九八年我家由老屋搬至新宅後,老屋便被廢棄在村莊一個偏僻的角落裏,如退休獨處的老人獨自承受著晚景的淒涼與寂寞,而將近九年我這本該“承歡膝下”的懵懂頑主卻未曾回去探視過它一回。真的,對於寄存了我美好童年和少年的老屋,我內心裏覺得確實虧了它太多。 於是,懷著戀舊和幾分歉疚的心情,今年暑假我特地趕回去看望了我多年未見的戒煙老屋,如探視親人一般。

當我帶著滿身的灰塵匆匆趕來卻又小心翼翼地走近它時,我陌生的目光流露了錯愕之後的蒼涼:老屋真的老了,幾成一座廢墟。照壁的石灰層被經年的雨水浸染出斑斑黃漬,如一幅幅自然天成的山水畫趣意盎然,又似雜然而陳的各種蟲蛇異獸張牙舞爪蓄勢以待。石灰層壁面已大塊得開裂和脫落,老屋外面由水泥沙漿粉刷的壁面也有不同程度的龜裂和脫落;青苔在陰濕處附生蔓延,老人斑似的證實著老屋的衰老和破敗。

老屋的前院是一大片水泥空地,收獲時節便用作曬穀場。水泥地也不似原先的平整了,坑坑窪窪之處滿是裸露的鵝卵石礫。過路的風帶來的塵沙些許受阻的便在院裏回旋,找不到出口就沉積了下來,經一場場雨水的溫潤便有了不薄的一層土。於是,雜草就有了潛滋暗長的地利,不經意間已沒過了你的踝膝。前院沒有高不可攀的圍牆,而將老屋與外界隔開的是母親辛勞常在的廚房和我們弟兄三人的臥室。老屋坐北朝南,敞在屋前的是我家承包的近三百畝的水塘和周匝起伏低矮的山丘,山丘與水塘之間又是彼此連綿的稻田。“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忖想若將老屋所處之境繪成一幅山水畫,王荊公的奇思妙句倒無意為千年後的拙作蒙賜了極其精當的題跋了。

老屋的基址是祖父當年選定的。祖父少時家境殷實,讀過幾年私塾,年輕時在外遊曆,也算是學高多聞了。後來曆經“四清”、“文革”,成了清洗打擊對象。,一度意志消沉鬱恨難平,平反後祖父年輕時憤世嫉俗的個性已不複見,晚年潛心老莊尤好《易》經,於興起時常說自己深諳風水之道,老屋基址的選定可說是祖父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學以致用了。據父親回憶那天祖父把他叫到選址處,鄭重地告知把房子建在那裏必定人丁興旺,福澤綿長。至於為什麼,祖父沒說,他知道說了父親也不懂。父親很是聽祖父的話,第二年便在祖父選定的地方把房子給蓋了起來。沒成親就蓋起了新房,父親完全可以自耀。母親小父親近十歲,她是在房子蓋好的第二年嫁過來的,年齡的差距並未使父母親之間感情上產生隔閡。在之後的幾年裏,我們弟兄三人相繼降生於老屋之中,“人丁興旺”,似乎倒真應了祖父的話,父親感此每年年曆都會帶上香紙祭品到老屋去拜祭屋神感激他的蔭福。父親小時因家境衰落只讀過幾年小學,卻過早地幫祖父分擔起家庭生計的重擔,聰慧的天賦堅毅的秉性和豐富的閱曆讓他懂得了比同齡人更多更深刻的為人處事的道理;我慶幸是他的隱適美兒子,他不經意間的教誨讓我們弟兄三人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少了些不必要的磕絆。父親在我們尚小時便教導我們要獨立自立,我們弟兄三人從小便有了自己的臥室,這在當時的鄉村人眼中是不可思議甚或是奢侈的。當我站在這三間臥室前,我的感情是難以言說的複雜。這三間凝聚了父親許多心力的並寄托期望的臥室,在無法回避的現實面前回頭之間已成過往。我此時便如一個七十返鄉的老人,當手指觸及牆壁的一刹那,人去房空的落寞勾起舊憶,迷失的心痛被淚水打濕。

位於南側大哥的臥室與東側的廚房相鄰,二者中間正好隔開一條過道留作院門。整個前院如一無蓋的紙盒將少時的喜憂隱含在內,只有樹上的鳥兒窺視得到。對於前院四角,父親沒有抹上水泥沙漿,而是讓土層裸露著。在我六歲那年,父親和我們弟兄三人在四角的空地上各自栽上了自己喜歡的樹。大哥栽上了水杉,直挺挺的一如他剛直的個性;二哥栽上了楊柳,現在想來斯文柔和的他倒與渭城折柳的詰摩有些許相似;我栽上了棗樹,因為我愛吃棗子,尤其是半紅不青的那種;父親則栽上了一棵松樹,當時他沒多說什麼,只是叫我們記得不時給樹澆水,院子裏的土質幹,別讓樹渴死。一轉眼,十幾年的光陰悄然而逝,中間又夾著這幾年的疏遠,院中卻已只剩下父親的那棵松樹還在枝葉茂盛得長著;水杉不在,楊柳不在,而我的那棵棗樹想也早已不知被哪個貪吃的孩童打棗兒時折斷了枝幹,待枯死後又被誰家主婦砍回去權作柴禾燒了。

前院廚房的後面有一口水井。井不深,五米不到,這大概是近水塘的緣故。井雖不深但卻有足可令它自得的資本:它是全村第一口水井。村裏人以前都是就塘擔水吃,擔水的過程中有一種自足而充實的樂趣,挖水井似乎未曾在腦中想到過,就算想到了也會被擔水的樂趣瞬間淹沒。然而,鄉村的人們又是極具好奇心的。在水井挖好的前兩月裏,陸續有村裏的人到我家來擔水。當他們品嘗第一口水後都不約而同得現出相似的情態:微皺眉頭,撇著嘴,很似驚奇卻又極肯定的說,媽的,這水,鹹!然後,訕訕得笑著擔著半擔水晃蕩著自得地回家去了。從他們的舉止裏我覺出了這井水味道的異樣,有段時間我很少喝井水。後來搬到新宅去住,又挖了新的水井,這口井的水不再鹹了,淡淡的還帶點甜味,但喝時總覺著兒時井水的鹹味老在舌尖打轉,這才明白有些記憶一旦無法抹去,你現時的感官也會潛行在過去留戀的物事中而不可自制。我想親近那口被遺棄的水井,看兒時的倒影還存留幾分。而當我靠近並向裏張望時,我愕然且失落著:井壁上爬滿了厚厚的青苔,不知名的雜樹稗草肆意生長著,將井口堵得只有陽光的過道;借著微弱的光線,我看見那不起微瀾的水面,幽幽的、隱秘的似乎藏著許多心事,我兒時水中的倒影由清晰漸次變得模糊以至再也看不見了。

我不想再往井裏多張望一眼了,我轉身離開朝老屋的大門走去。我取出鑰匙打開了有些鏽跡的舊鎖,“吱呀”一聲大門發出了沉重的歎息。我靜靜地走進屋裏打量著記憶深處漸已模糊的廳堂。這裏還是從前的那般整潔,只是少了些什物,除了老舊的桌椅彼此相依著,整個老屋已顯得有些空闊和落寞。曾幾何時,我和二哥還在屋內追逐嬉鬧,活潑的童聲和母親溫柔的呵斥聲把整個屋子都塞得滿滿的。

收回思緒,我拉開後門步入了後院。我小時孤僻不大與村子裏其他的小孩玩耍,後院在我的印象中便是魯迅筆下的百草園,我童年的歡樂多半在這兒有跡可尋。後院不大,約摸兩分畝的面積。後院是用圍牆圍成的。記得當時父親用拖拉機從幾十裏外的采石場拖回兩車大石塊,然後堆砌成一道半橢圓的圍牆,堆好後用水泥沙漿澆灌,牆垛堅實的如鐵鑄一般。後院在起初的兩年裏,父親任由它荒著,於是,雜草叢生。礫石遍布,蟾蜍夜出,蟋蟀鳴壁。依稀記得夏暑時節,酷熱難消,敞開後門,一家人於星夜下喝茶閑話,搖扇驅蚊,清風徐來,目睹大美之象,耳臨天籟之音,共享天倫之樂,是何等的愜意!等到第三年開春的時候,父親便遞給我們弟兄三人以鋤頭,鐵鍬和鏟子,吩咐我們清理院子並隨意得種些作物。我們商量了一下後就立即動手幹了起來,很是興奮。我負責清理院子裏的碎石和廢棄物品,哥哥們則負責翻土分畦點籽。我們從早晨一直幹到傍晚總算是大功告成了。經過一春的看護和等待,入夏時我們終於品嘗到了收獲的喜悅。紫的茄子,青的西紅柿,黃的花蕾還打在毛絨絨的嫩倭瓜頂上;還有那花枝招展的豇豆藤條“不走正道”竟附在新生的小樹上纏得對方直不起身子喘不過氣來。然而,最喜人的該是那長勢旺盛的扁豆了。纖柔的藤條如嬌媚的女子的玉手輕輕得挽在之前搭好的秸稈架上,淡紫色的小花零星地點綴在繁密的枝葉間,大膽卻又似羞澀得打量著塵俗,那翩翩起舞的蝴蝶如多情的少年郎不時得試探著,親昵著相守的親近;新生的豆莢在陽光的映照下如翡翠般的晶瑩剔透,又好似嬰兒細膩柔滑的肌膚仿佛吹彈即破,讓人不禁心生憐愛不忍去碰觸一下。

只可惜,而今一切不再,昔日的美好似乎更顯得時下之蕭條。

眼前的後院真已如坍圮破敗的百草園了。石牆在經年風雨的侵蝕下已剝離得瘦骨嶙峋,與老屋相連的一段業已殘廢;地上的礫石瓦罐碎片隨意懶散地躺著,沾染了泥灰的玻璃瓶碎片在白日裏依然昭顯著它的鋒利;雜草因土質的退化而顯得焦黃,生長裏潛隱著無可奈何的歎息;白晝裏,土黃色笨拙而令人作嘔的蟾蜍一般是不易見的,蟋蟀或許也已厭倦了無人傾聽的彈唱,正躲在某個暗地裏似失意的詩人自斟自飲吧。景隨情化,情依景生,此情此景,一種悲涼不覺襲上心頭,眼前一片迷蒙,深吸一口氣,趕緊調頭轉身離去。

我深信自己並非一個骨子裏很懷舊的人,懷舊通常意味著對現時的失意。應該承認,有些東西當我們無法挽留時便該試著去忘記。“淺斟低唱只是萍蹤偶遇,失去卻是命裏注定的”,事理但凡如此而已。然而,世界畢竟還是美好的,人應當快樂地去生活。之於老屋,它隱喻著我的童年和少年時光,縱使歡樂但自知不可沉溺縱使憂傷卻也不可遺忘。我想,我當是識途的老馬,愛戀的目光,穿過塵埃和流水間讓我為之纏綿的時刻,偶然走進了我熟悉的牧場。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2:00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5月29日

給自已一片藍天


雨在窗外,自午後便輕輕的在我的夢鄉呢喃,偶有雷鳴自遙遠的地方傳來,及至夢鄉,已如囈語般輕柔。難得一夢香甜,鬧鐘響時,又近上班時間。

起床,開窗,隔著層紗遠眺,天地間已是一片蒼茫,樓下的巷子裏濕漉漉的,沒有一個行人。雨,就這樣隔斷了時空,隔斷了人煙,隔斷了浮華。

佇足於樓洞,看著被雨隔在不遠處的車庫,想沖進車庫去取傘,看到雨線很密,心想,等雨稍小點再去單位吧。然而,雨越下越大,一點也沒有停歇的意思。

上班時間已到,不宜久候。於是沖過雨簾,箭步沖進車庫取出傘來撐開,趟著雨水,輕輕的走在上班的路上。雨依然很大,腳下雨水漫過路面,頭頂是雨奏的樂章。

趟過雨水,走過那條不知已走了多少遍的路道,不僅想起那年大雨時,脫了鞋,赤腳走在街上愜意的感覺。驀然回首時,才發現歲月已滄桑,那種情懷早已不再有。

下午,雨一直下,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門外的天空灰濛濛的,低沉而又陰暗。事情不多,於是便閑佇北窗觀雨,卻驀然發現,窗外是一幅被雨滋潤了的人間勝景,但見山更青,瓦更紅,綠樹婆娑,飄飄渺渺,宛如仙境。

午後醒來,或是下午不忙的時候,總是會有一種寂寥的感覺,說不清,道不明。若是雨天,這種沒來由的蒼茫感便會更纏綿一些,如影隨形,久久的揮之不去。

有時候想,是不是因為習慣了忙碌以後,突然的閑了下來,一下子變得不知所措,產生了那種茫然的感覺呢?看來,忙碌的日子固然辛苦,倒是多了一份充實,少了一份閑愁。

想起很久以前,一個朋友對我說,當你感到寂寥或是孤獨的時候,你對自已說,我不寂寥,也不孤獨,我很好,也很開心。當年的我如是以行,倒是確有收效。

如今想來,當一個人擁有了一顆足夠強大的心靈時,當一個人擁有了足夠的智慧時,當一個人已經能夠控制好自已的情緒時,那一道心理暗示的咒語倒是可以解禁的了。

想到這裏,不僅又想起另一個朋友對我說過的話,境由心造。一如這個雨天,如果一任寂寥的感覺去漫延,那麼天空就會變得更加灰暗,從而忽略了那北窗外的風景。

《圓覺經》雲:譬如動目,能搖湛水;舟行岸移,亦複如是。雨天,我們不妨給自已營造一片心靈的藍天,你會發現,塵世中的煙雨竟然是那樣的幽美。  


Posted by amusement at 12:49Comments(0)生活百事達